分享到
加入我们,在国家AAAA级风景区驻营写作是种怎样的体验?
发布时间:2019/11/21 10:58:46 来源:大益集团 作者:大益文学

经过对21篇创作计划征询回函的仔细审读,首届“大益青年写作营”即将迎来两位优秀的大益文学院签约作家。在为期两个星期的时间内,两位作家将在西双版纳勐海大益庄园和马原九路马书院居住并创作。

勐海县属于热带、亚热带西南季风气候,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年温差小,是一个真正没有冬天的地方。大益庄园的翠茗湖波光潋滟,蓝天白云相映成趣,翠茗湖畔茶田井然,花草繁茂,树木常青……如果可以住在翠茗湖畔读书写作,岂不是美事一桩? 


早起,在晨雾飘渺中看看园中说不上名,但四季常绿常开的花花草草。漫步大益庄园茶田,吸氧,醒脑,为一天的工作清空杂念,构思写作。

在庄园用过早餐,翠茗湖边的凉亭、会议室都是读书、写作的好去处,清净、舒爽。当然,你也可以宅在酒店房间里奋笔疾书。

写作累了,可以走走茶田间的茶马古道。庄园的古街和古道驿站,生动的再现了当年生活在茶马古道上人们的生活状态。漫步古道,感受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感受社会生活的神奇壮阔,生生不息。

翠茗湖


傍晚的翠茗湖,天光云影层层堆叠,傣楼倒影若隐若现,走过翠茗湖畔,就来到了庄园的演艺场,跟随庄园的领舞,和游客、庄园的工作人员一起跳民族舞蹈,释放写作的疲惫。


--------


南糯山湾格花原城堡,住着著名先锋作家马原一家,郁郁葱葱的山林掩映着10余幢红砖建筑。钟楼、九路马堡书院、纯净的山泉水、聊聊文学、喝喝茶、喂喂鸡……用马原老师的话说“在这里,像是回到了上古,回到老子描述的充满鸡犬之声的情形”。更重要的,在这里可以无限拥抱自由,无限接近文学。

湾格花原城堡



马原在书院中


2019年,第三届大益文学院作家签约仪式刚过,文学院就向签约作家征询创作计划,邀请大益作家提交打算创作的作品内容简介,同时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申请在10月至12月内,入住大益庄园“青年写作营”驻营写作。文学院根据提交的作品题材和内容介绍,遴选2位作家进入本届“青年写作营”。



文学院共收到回函21篇,回函中有获得国内重要奖项的著名作家,有十数年耕耘的70后,80后作家,也有初出茅庐的生猛90后,作家们都认真地回复了自己的创作计划,题材丰富,无论科幻题材、现实题材、神话解构都富有先锋气息。文学院审读回函,确定了本届入营作家为大益文学院第三届签约作家杨帆大益文学院首届签约作家李达伟。



杨帆,70后小说家。2005年以来在《人民文学》《青年作家》《长城》《十月》 《作家》《西湖》《星火》《山花》《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等刊发表作品百万字。出版小说集《瞿紫的阳台》《天鹅》《黄金屋》《后情书》,长篇小说《锦绣的城》。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作家第13届作家高研班、第28届深造班学员。大益文学院第三届签约作家,滕王阁文学院第四届特聘作家。

杨帆主要创作中短篇小说,近年偏社会题材。作品主要展示不同阶层个体在社会环境下的际遇,包括人的吃饭问题,安全感,幸福指数,情感与理想等。在小说《无主之地》的修改及今后写作中,杨帆也将继续质疑、探讨这些问题:经济与政治、自然与社会是否可以脱离,科学、艺术能留给后代什么,在先进与传统、个人与集体之间如何前行。转基因的真相是什么,房屋的功能是什么,不同阶层的人能否相爱,人的物化与物的人化完成后人类将走向哪里,等等。有评论家以“华丽的暗杀者”“具有美好指向的正大之作”等评语赞其小说风格。

在文学院工作人员告知杨帆,她将以大益文学院首届入营作家入住大益庄园青年写作营写作时,杨帆显得很开心,她认为自己的确需要这样一个环境来进行创作,“因为小说中存在痕迹和意味的不足,可以看作心灵没有完全沉静的缘故,当然还有视野和胸襟方面的问题,都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自由或几分光线,一帽子的雨水,这世上种种迷人之物,让人做梦有朝一日能完成在神的引领下产生的作品。或者在神的引领下最终成为它的作品。我有幸参与大益文学院写作营计划,就是期望新的创作计划能在良好、开阔的环境里开花结果。”

杨帆的写作越来越细腻,越来越现代,也越来越追求现代的形式,是一个值得期待的优秀作家,相信她在写作营期间会写出她期待的好作品。



李达伟,1986年生,现居大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益文学院首批签约作家。至今有逾百万字作品见于《青年文学》《清明》《大家》《大益文学》《美文》《散文》《百花洲》《西部》等报刊。出版有散文集《暗世界》《大河》和《记忆宫殿》。曾获云南省文学优秀作品奖、滇池文学奖、《黄河文学》双年奖、孙犁散文奖等。

李达伟主要写散文,他是一个把散文看得很重的作家,一个在散文创作中感受到了强烈的写作自由感的作家,在对散文文体的探索已经有点稀薄的当下,他对散文的形式与内容一直没有停下探索与追求的步伐,他的散文有着强烈的现代性和生命力,他一直坚持建立在深厚储备基础上,不落于空的对于形式主义的追寻。特别是从长篇散文《大河》《记忆宫殿》开始,这样的探索意味更为强烈。著名作家宁肯为他的新作《记忆宫殿》写的序中,称他为“形式主义者李达伟”,是对他散文写作探索精神的极大褒扬。

李达伟要在驻营期间继续长篇系列散文《面孔》的创作和修改。“《面孔》将以现实中的,或者是被艺术化的各种面孔,作为解读的对象,重思想,重思辨,重面孔之后如浓雾般的生命本身,在形式、内容和表达上努力有所探索。一个又一个的面孔,一个又一个生命的个体,那些满带着苦涩与热情的面孔,那些生命个体的痛楚与幸福,那些面孔背后的时间感与生命的困境,是这个系列努力要触及的。这将是一个看面孔,看世界的系列,里面所呈现出来的观看之道,更多是个人的。一个又一个面孔,又是一个又一个的碎片,这又是一个充斥着碎片化意味的文本。我能成为写作营的一员,还是无比兴奋,一定格外珍惜,也想在这样宝贵的十多天里,能认真修改出这个有着一定尝试和探索意义的新作。”据李达伟的介绍,《面孔》初稿13万字,将在写作营期间完成修改。

李达伟是最近几年云南本土散文写作最有特质、也是云南散文写作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他的散文语感优美,有着潜入生活本质和形而上的对于人生命运、人类精神世界的双重思考。

谈到作品的同时,李达伟也谈到了对大益写作营的期待,“大益写作营的存在,在当下,显得尤为独特和稀缺,它代表了一种稀缺的源自民营企业的人文情怀与文学关怀,也是一个民营文学机构对当下文学有所贡献的宏大理想的体现。写作营是大益文学院重要的一部分,它的存在,是对于高品质文学作品的呼唤,同时也是对当下缺失的真正精神与风骨的呼唤,一些好的作品,一些优秀的作家所应该代表的就是一种真正的精神与风骨,至少有着努力奉献自己独特处理复杂现实的文本的勇气与野心。写作营的存在,对于众多青年作家(特别是像我一样身处边地,对于文学还一直处于模糊认识状态中的写作者)很重要,在这样的写作营里,真正可以与一些优秀的入营作家进行对话,对于青年作家同样也是一种极其宝贵的鼓励和鞭策。在十多天的时间里,大益文学院不计任何代价,就是给作家提供一个安静改稿,一个谈论文学的场,在营造一种场的同时,也在呼唤一种精神的回归,这本身就是让人赞叹和感恩的举措。在纷繁复杂的当下,时间已经被切得七零八落的当下,这样的机会对于作家太宝贵了。”


三年来,大益文学旗下集聚了一大批国内最优秀的诗人、作家和批评家。为了支持大益作家群的创作,大益文学院拟每年向两位作家提供创作资助,即在为期两个星期的时间内,作家可免费在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大益庄园和马原九路马书院居住并创作,居住期间的食宿费用和往返交通费由大益文学院承担。虽然每年只有两位作家,但只要是大益文学院签约作家就都有机会在翠茗湖畔、在九路马堡读书写作。


希望更多作家关注“大益文学”,加入大益作家签约队伍。大益庄园“青年写作营”欢迎你们的到来!